荎羸ㄩ旃噶楷珋怮諾喃雛衄馮婄蚐眲

笢貌華轡厙

2018-08-21

褫眕佽ㄛ奻漆詢蕉崋繫蜊﹜蜊傖妦繫欴ㄛ植珨隅最僅奻懂佽ㄛ眈絞衾姘詢蕉蜊賂腔瑞砃梓﹝饒繫ㄛ2017爛ㄛ奻漆腔詢悝汜噶器蔚茩懂妦繫欴腔詢蕉ˋ蜊賂腔謠萸衄闡虳ˋ笢弊ч爛惆﹞笢ч婓盄暮氪粒溼賸嗣靡奻漆詢苺﹜詢笢腔桸域翋﹜苺酗ㄛ峈黍氪賤黍﹝桸汜翋极曹傖※埏苺蚳珛郪§ㄛ郬笭悝汜跺俶趙恁寁偌桽妗囥域楊ㄛ奻漆庈2017爛ぱ籵詢脹悝苺掛褪桸汜眕※埏苺蚳珛郪§釬峈祩堋沓惆迵芘紫翹△躉饡噩用ㄛ藩弇蕉汜婓掛褪ぱ籵蠶棒郔嗣褫眕恁寁24跺※埏苺蚳珛郪§﹝※埏苺蚳珛郪§蚕婓誚桸汜詢苺跦擂祥肮蚳珛(漪蚳珛麼湮濬)腔恁蕉褪醴猁⑴睿侘齬隒靇骳直靇倅髲ㄛ珨垀詢苺褫眕扢离珨跺麼嗣跺※埏苺蚳珛郪§ㄛ藩跺※埏苺蚳珛郪§囀婦漪杅講祥脹腔蚳珛ㄛ肮珨※埏苺蚳珛郪§囀跪蚳珛腔恁蕉褪醴猁⑴剕眈肮ㄛ肮珨※埏苺蚳珛郪§囀蚳珛褫覃撙﹝

帤懂厙ㄗwww.k618.cnㄘ控儔3堎22桮蝤釆м葴封勾苺或替棹虃м葧蚨蚅珅∪忘譪寪換窒窒酗揭鳳洃ㄛ憪栠瓮菴妗桄苤悝苺酗醴ヶ眒掩轎眥﹝憪栠瓮厙楷恅ㄛ3堎22桾玴8萸圉酘衵ㄛ憪栠瓮菴妗桄苤悝楷汜珨れ悝汜笮怳岈嘟﹝岈嘟婖傖珨靡悝汜秪Ш寰拸虴侚厗ㄛ嗣靡悝汜忳夼﹝

奧華源詢苺ㄗ婦嬤埻俴珛杻伎倰詢苺ㄘ冪徹笭萸膘扢睿杻伎楷桯ㄛ眒冪倛傖賸誕Ч妗薯睿督昢華源腔Ч麩岊芛ㄛ摹剒腕善弊模脯醱腔狤仴虰蜦趼妊﹝

蚳模玴ㄛ魂雄衄斐陔俶睿ゐ楷俶ㄛ珨虳砐醴喃煦极珋賸※潠﹜晞﹜螳﹜桄§腔蚥岊睿杻伎ㄛ撿衄竭詢腔芢嫘歎硉﹝森棒※扆梑換苀瓟悝湛芊掩貕粉騊蠅鉞監倜僊六2016爛僅ч絢庈馱頗馱釬斐陔蔣﹝ぜ机賦旰綴ㄛч絢庈怹數巹﹜庈軞馱頗﹜庈蜀薊蔚勤鳳蔣砐醴輛俴韜靡桶桼ㄛ壺蔚鳳腕※ч絢庈換苀瓟悝湛芊掖ざ髒曼辣巡鰓攃宒推雥ㄛ睫磁沭璃腔遜蔚肮奀忨軑※ч絢庈馱冾瑟§摯※ч絢庈匐綻よ忒§脹備瘍﹝坻蠅遜蔚嫘滓哫換睿芢嫘涴虳謎瓟鏝源﹜謎狻橈撮ㄛ繪嗣遞氪忳祔﹝

﹛﹛▲俋蝠悝氪◎煦昴佽ㄛ忑嫌祥怮褫夔婓鰍漆恀枙奻楷桶慾轄晟蹦﹝

梁立人資深評論員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臨香港出席回歸20周年慶祝活動至今近一年。習主席的重要講話,為香港發展指路引航、加油鼓勁,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和新一屆特區政府上任後,落實習主席聚焦發展經濟、改善民生的要求,帶來了新氣象,香港形勢發生巨大變化。我們可以看到,立法會DQ「港獨」分子、修改了議事規則,反對派亂港所為有所收斂,香港的政治氣氛漸復正常。梁天琦等人因參與旺角暴亂,被法庭判以具阻嚇性的判決,更大快人心。法庭向社會傳遞明確信息,作為法治社會,絕不允許以任何藉口實施違法暴力行為,當然,梁天琦的幕後支持者大驚失色,如喪考妣,他們百感交集。戴妖廷:「啊,判得太重了,我以為『公民抗命』可以作為輕判的理由,可是法官對西方民主不買賬,可憐的梁天琦被判監禁6年,這可夠他受的了。不過,他還年輕,多坐幾年牢也算不了什麼,6年後還是一條好漢。不過我還是寧願當教授好過當好漢,我只用嘴巴來戰鬥,比起梁天琦這種『愣頭青』挖磚頭、襲警安全得多,我負責爆嘴,他們負責暴動,分工還是合理的,俗語有云,『精人出口,笨人出手』」,我研究理論,梁天琦負責行動,他們用行動去驗證我的理論是否正確,成功了,我的學術地位可以進一步得到肯定;失敗了,則證明民主進程艱難,梁同學,堅持下去啊......」李大狀:「現在的人越來越現實了,無論我們的理想多麼崇高,他們就是不買賬,其實,政治和暴力是分不開的,當政治談不下去,那當然得來點暴力點綴一下,動不動就坐幾年牢,還有誰敢反對政府呢?社會不發生動亂,我們這些吃政治飯的人怎樣混下去呢?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去拿美國佬的津貼呢?幸而,香港還有像梁天琦這樣的人才。什麼?我的兒子會不會站出來?你不是開玩笑吧,我兒子姓李,又不姓梁,他怎會走同一條路呢!我兒子是個出色的大律師,最近還當了『百億駙馬』,要他挖磚頭、打警察,那未免大材小用了吧。當然,要他為暴動分子打官司是沒問題的,律師費可以優惠點,但也不能太過分,爭取民主也要吃飯的嘛。我警告,千萬別把我兒子和旺角暴動的人相提並論,他不像黃之鋒不學無術,不像梁天琦一無所有,他是社會精英,不是政治流氓!」肥佬黎:「完了完了,他們來真的了,重判六年?爭取民主而已,有什麼理由判那麼重?最難理解的是,香港人一點都不同情我們,還說我們活該。唉,香港若沒有『真普選』,還算民主社會嗎?長毛當不成議員,我肥佬黎沒有機會選特首,沒人反中亂港,香港豈不是如一潭死水?活蚆晹酗偵繴N思?你們看看,伊拉克、利比亞的民主有多成功,現在,他們想到哪裡就到哪裡,只要坐上難民船,沒有國家敢不收容,如果香港也有那一天,香港人明正言順當上難民,移民到自由幸福的民主國家,不用當中國人。」梁×琦:「今天第一天坐牢,感到十分無奈,雖然有人說我是『難得的政治人才』,有人誇我是英雄,但坐牢不好玩,好不容易才挨過了一天,以後還有2,000多天的日子,我該如何打發時間呢?或者我該好好進修,充實自己,不過我已經很充實了,比長毛、快必他們強多了;或許我應該修練武功,日後再有暴亂,可以『一個打十個』,唉,不行,若打傷了警察,再坐十年八年,那不是更糟。現在虎落平陽,唯有修心養性,我還是面壁6年,像達摩祖師那樣修成正果吧: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識,亦復如是......戴妖廷、李大狀、肥佬黎,我信錯你們,我不想當英雄,阿媽,救命,阿媽,救命......」﹝